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 - 喜啊猫-夏猫
返回主页
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


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 文 / 陈应运

以前不喜欢看鲁迅先生的文章,因为总觉得先生的文章题材与这个时代脱了节,但随着年龄的长大,渐渐发觉,先生不愧是个鬼才,很多文章虽然失去了它当时的时代背景,但经典就是经典,他写的文章里的不少人物,在我们的时代还是能找到不少的缩影。

我这里想说的是孔乙己,他是那个时代的封建文人,被封建科举制度所迫害,热衷功名,却屡试不第,但又死要面子,最终落得一个穷酸秀才的悲剧下场,于是鲁迅有一个话就高度概括了孔乙己的一生: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或许孔乙己的悲剧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,更是当时社会的悲剧,我觉得鲁迅当时对社会的批判远远多于对孔乙己的讽刺,因为在当时那个社会除了孔乙己自己不争气之外,更多的因素是社会,社会没有给他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,放到今天来说就是当时的社会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制度。

其实,在我们的社会,虽然说今天的社会制度比较完善了,但还是存在很多像孔乙己这样的人:自身面对着很多不幸,但却不努力争气,总期望着社会和他人的帮助。

中国前体操冠军张尚武,因患有脚伤被逼退役,后来因为生计问题要去盗窃,结果判了几年徒刑,出来后,因为没有学历,又有案底,被逼着在街头卖艺,后经媒体炒作,社会多方对他进行了捐助。

其实,比张尚武更不幸的大有人在,或许,先前我们觉得张尚武真的有很多不幸,爷爷病重,前世界体操冠军要靠街头卖艺求生,试想想,堂堂一个世界冠军,竟沦落到街头卖艺的地步,而他的的确确很想谋一份安稳的职业。当然还有很多一部分会认为,可他自身的因素,要不也不会沦落到这种田地,所谓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其实,我们应该清楚,在这个社会,很多人都只是在温饱线上生存,他们不仅仅面对飞涨的物价,房价,有些甚至连一个温暖的家庭都没有,就更不要奢谈享受了,记得先前有人对我国人均收入做了一个统计:

【中国贫富标准线】以下为年收入:1、超级大富豪:5000万元以上;2、大富豪:1000—5000万元;3、富豪:300—1000万元;4、富人:100—300万元;5、高 产:30—80万元;6、中产:15—30万元;7、低产:8—15万;8、穷人3—8万元;9、很穷1—3万元;10、非常穷:5千—1万元

一看可不得了,我认为的我这个与国家公务员两相当的家伙,居然还连个穷人都挤不上,当然后面还有一部分非常穷的,其实,我们应该很清楚,中国的社会,有钱人只占了一小部分,但他们却是越来越有钱,而我们穷人即使花上大半生的精力去奋斗,充其量也就最多能挤进一个低产,而更多的也只能在穷人这片止步了,很多时候,或许,我们接受了鲁迅先生的教育,不要做孔乙己那样的悲剧之人,但不知不觉,我们又不得不陷入孔乙己那样的一种境地,所以,我们更希望在我们奋斗的同时,国家,社会能更多地给我们这些想奋斗的人建造更多公平的平台,要不真的,不仅是封建的科举制度害人,中国的教育更在害人。

转自《榕树下》